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地方动态

奉节县90后女村官患上尿毒症后坚持奋战扶贫一线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   发布人:奉节扶贫办    阅览次数:133次       [打印] [关闭浏览]

        “能看到明天的太阳,是我最开心的事情,怕就怕那也是一种奢望”这不是少年情怀的无病呻吟,也不是咬文嚼字的雕琢,而是一名身患尿毒症90后女村官同命运抗争的真实写照!在无数个日夜的煎熬中,在一次次血透中休克又顽强苏醒......她最椎心、最为强烈的奢望是——想见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   人物介绍:余红梅,奉节县五马镇人,中共党员,2016年8月顺利通过面试考上奉节县大学生村官。满怀着一腔热血,她来到了离县城32公里外的王坪村村委会,从此这个90后女孩便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这片青山绿水,献给了这里的上百户村民。

        今年4月初,小余在一次走访途中晕倒,后被送至医院检查确诊为尿毒症。花一般的年龄却患上如此重疾,换在谁人身上,都不免有些难以接受!曾预想她可能就此一蹶不振,然而术后几日,她便又回到了岗位,一边靠着透析支撑病躯,一边为这个偏远乡村摆脱贫困而四处奔波.....

        早上7点不到,小余已经有些睡不住了,腹部针扎般的刺痛,让她昨晚都无法深睡片刻。当我们扣响她家门时,撞进眼里的是一个瘦弱女人正在擦拭着针管,神色里有些期待来者,又尽是尴尬无措的闪躲。

        自小余被查出尿毒症,已经过去2个多月了。在这期间,光住院手术费用就掏光了家中所有积蓄,没钱买透析机,所以只能靠自己手动透析 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四次,早中下晚,饶是在家透析治疗,每月所需费用还是高达4000余元。

       不够,就只有向亲友借,东拼西凑,这样熬着算着憋着,全家人都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患病,母亲要照顾自己,小余的两个孩子则被暂时托付在娘家。丈夫目前在县城做销售工作,公公身患传染性肺结核,独居深山。每每说起家中状况,小余的母亲总会躲在一旁,偷偷抹眼泪。

       饭后,小余便开始往村里赶。因为没有公交车,她每天早上都要从家步行2公里到办公室,加上每天要来返透析,有时一天路程能抵得上普通人一周的运动量。

       途中,我们终是没有压抑住心中的好奇,问起小余身上透析的管子在如此运动下就不会难受?她捋了捋头发,露出左颊可爱的虎牙,笑道:“还好!”或许是自身早已习惯这般疼痛,抑或是不好意思在陌生人面前展现出柔弱一面,但想必是不好过的。

       边聊边走,不久,一个普通的院落就出现在眼前,这就是小余开启一天工作的地方——安静村便民服务中心。

       一如往常,小余打开电脑第一件事,便是将昨天采集到的贫困户信息核实入库。填表格、写材料都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,虽然没有技术难点,但要求对各项涉农政策都要掌握。

用她的话来说,不让村民跑冤枉路是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9:00,村委召开短会,强调当前的头等大事即脱贫攻坚战已进入关键时期,要求落实好各个成员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 眼下正值脱贫攻坚的冲刺阶段,而小余作为工作组的一员,也要和所有的男队员一样跋山涉水,上门走访。

        因为身体原因,村委会曾多次劝导小余不要这么劳累,在办公室整理文档即可。但村头有几户人家却只认小余,换做其他人来根本无法开展工作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一步一脚印,这个身着背带裤,留着“妹妹头”的年轻背影,每天都从山腰上盘绕的山路走向田间地坎,走进农户家中,一起忙碌、谈心,记录下村民反映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行至村口,远远便望见有人在朝着我们挥手。日复一日,在扶贫的路上,这个女孩早已被村子里的人们所熟知。

        一边询问,一边在调查核实表上填写资料。这样的工作,已经连续开展好几周了。

       每至一户农家,小余都必须把他们所面临的实际困难记录下来,好上报村委。有时遇见家里只有孤寡老人的情况下,与之交流、询问情况得耗费大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 回想起和驻村工作组成员一起在村里经历的大事小事,许多还历历在目,其间有过初到时的欣喜;有过委屈时的泪水;有过不理解时的争吵;有过群众帮助时的感动;有过危险时的害怕;有过乡间生活的小幸福……

       走村窜户,记录甄别,整个上午几乎都在行走中度过。许久不运动的我们已经开始有些吃不消了,但小余看起来却依旧显得很精神。

       枯燥繁琐的工作重复一遍又一遍,当真正接触到这群人时,仿佛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,把村里的事情都当作自己的事情来看待,逐渐体会到了扶贫攻坚的意义所在。

       按照计划,当实地走访完今天最后一户贫困户时,回到村办公室已经是中午12点钟了。平常的粗茶淡饭,简单地对付了几口,她便又急匆匆地将今天采集到的信息核实存档。

       午后,来村委会找小余办事的村民一拨又一拨,有来咨询扶贫事宜的,有来办理户籍证明的,还有来咨询低保申请的。事情很多很杂,她始终微笑接待,并不时抱歉地望着在一旁等待的我们。

       18:00,小余总算完成了手头工作,下班后她提出想去山里看看父亲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正值端午佳节,而小余的父亲却因患有传染性肺结核,无法回家团聚。捎带上几箱牛奶和一包粽子,我们便朝着深山出发。

       前往的途中,大山一座接着一座没有尽头,车子沿山势辗转而行,道路也变得极为为狭窄曲折。历经1个多小时的颠簸路程,我们终于到达。

       原以为汽车可以直抵目的地,但还是弯弯绕绕,走了十多分钟的山路。

       刚至村口,远远便瞧见这个有些消瘦的身影已在路口等候。

父女相见,没有想象中那般热泪盈眶的场景,两人只是端坐在门口,聊起近日家中情况。或许在这浮沉的世界中,平凡才是亲情最为真实的体现。

       前些年,老人因为患上肺结核怕传染家里人,选择回到了深山。因为不愿拖累家人,便通过种植桑树、养蚕、养蜜蜂,来负担自己每月2000元的医药费。

       原以为这样,日子就能勉强过下去。但小余又患上尿毒症,无疑让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。老人寻思着,在房屋西侧再种下半亩桑树苗,帮家里减轻些负担。

       但这个朴实的农家老汉却不知道,仅靠养蜂蜜养蚕这一点儿钱,根本不足以支付孩子巨额的治疗费用。

       如果说身体的苦是可以用药物治疗,那么对于家人愧疚的苦,则是她心里迈不过的一道坎。父母那么大年纪,还在为自己的病而焦愁,小余看在眼里,苦在心里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只是蜷缩在后座位上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   回到家时,姥姥带着两个女儿来了。许久不见的孩子一瞧见母亲,便开始撒起娇来,嚷着要妈妈抱。因为身体及工作原因,两个孩子只能被暂时寄托在娘家,孩子年纪虽小,但都还听话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提及家人,小余有些自责;“当我从事这个岗位起,便一心扑在村头工作上,不管在哪个岗位,第一最起码要对得起这个职业,第二要对得起村民,这两点我都问心无愧。但作为女儿和母亲,我真的对不起自己家人。”

      回顾整天行程,如果没有感同身受,我们根本无法体会到这位90后女村官的种种苦,种种痛,想想身边的亲人,因为病痛而饱受折磨,因为缺钱而放弃治疗。这是对生的渴望,又是对生活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 话语间,房门又被叩响,五马镇政府各领导来到了小余家....

       几周前,共青团奉节县委在获悉小余情况后,极为感动,立即致电安抚,催促她接受治疗,并倡导社会各界开展爱心捐款接力活动。随即,五马镇党委政府也于第一时间组织爱心捐款。看着这一分一毫,均是来自同事、领导、村民们的捐赠,小余满是感动,又似有些局促不安。   

        随后奉节生活网,也为小余献上了自己的一片爱心,希望这一份绵薄之力,能让小余早日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想到自己身体不争气会牵动这么多人,感动之余不忘感恩,往后的日子,我定是一如既往、履职尽职,全身心投身到脱贫攻坚事业”短短话语,道出了这位90后女村官的千恩万谢,也令在座的人满是感动。当生命坠落之际,这个女孩考虑的第一件事不是自己还能存活于世多久,而是一心记挂着这片土地上的乡亲父老们!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黄昏归途,车辆的鸣笛声、鸡鸣犬吠声,此起彼伏,交织成独特的乡村交响曲,伴随一路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透过车窗看出去,蓝天下的五马镇依旧是充满活力。也许这一天的时间对于普通人而言再平凡不过,但余红梅却强忍支撑着病躯,在平凡的岗位上用自己点点滴滴的汗水和付出,为村庄能摆脱贫困而继续奔波着.....

110346